“小牧~”

“小牧~”

这偌大的山头,苏冉冉手作成话筒呼喊。声音传向远方,回荡来一句,“小牧~”

苏冉冉一直在喊,嗓子都喊哑了也没有听到苏小牧的任何动静。

叶沐言走在她前面,她像是一个游玩的游客,也不帮忙喊,不过苏冉冉压根就没想将希望寄托在她身上,只求她别帮倒忙就行。

一直在往山下走,太阳躲进云层缓慢的向西方落下,越往山脚下,一股阴森的森冷感越强烈,加上高大茂密的树林遮挡,整条路上散发着阴寒。

“小牧~”苏冉冉喊。

兜内的手机震动着铃声响起,苏冉冉迅速掏出手机,是苏瑾御打来的电话。

“小冉,找到没有?”

“没有。”

电话传来了鸣笛声,苏瑾御安静了一会儿,苏冉冉问:“瑾御哥,你在开车吗?”

“嗯,我在赶来的路上,不过现在在堵车,等我赶过去和你一起找。”

“嗯。”

挂了电话,苏冉冉继续往山脚下走去,奇怪的是欧阳澈竟然也没有给她回电话,这就说明他们也没有找到苏小牧。

这个皮孩子,苏冉冉要是找到了苏小牧一定非得把他屁股打开花不可。

“救命啊~”

苏冉冉抬起头,听见一个细小从远方传来的声音,心里一惊,那声音听着很像是苏小牧的。

“救命啊~爹地,妈咪~”

声音又传了过来,苏冉冉在原地转了一圈,最后确定那声音就是从山脚下发出来的,而那声音和苏小牧的百分之百相似!

小牧!

脑袋哐当一下,苏冉冉立马反应过来,飞快的向楼下跑去。

在下方几十米处,苏小牧又喊了几句,苏冉冉听着声音越发细小甚至还有些虚弱无力。一边跑着一边给欧阳澈打电话。

电话很快就被接通了,苏冉冉迅速的说道:“在我下去的这条路鹅卵石路一直下去,我找到苏小牧了!”

“好!”声音音调很高,强劲有力,欧阳澈担忧的询问道:“小牧现在情况怎么样了?”

刚跑下一大截台阶,苏冉冉面临着一大难题,前方又出现了一条分岔路口,一条是直接往下鹅卵石稍微宽敞点的道路,分叉出来的小道是青灰石子路。

“我也不知道,我只是听见了他的声音,怎么办,欧阳澈,我……”苏冉冉急了,偏苏小牧又不出声了,她没有办法辨别苏小牧到底是在哪个位置,自己该走那条路。

听到她的焦急的声音,欧阳澈一阵沉默,四周安静,苏冉冉都能听到他的呼吸声,有些急促就好比现在苏冉冉的心跳一样。

“欧阳澈,怎么办,苏小牧没有求救声了,”苏冉冉哭出了声,带着鼻音说道。

“冉冉,你觉得小牧会去哪条路?你是他的母亲,你应该了解他,凭你的感觉去找他!”

凭感觉,苏冉冉抹干眼泪,认认真真仔仔细细的看着前面的两条路,最后在青灰水泥小路上,她忽然看到一个亮闪闪的纽扣, 再定睛一看,是苏小牧牛仔衣服上的纽扣!

“我知道他在哪了,他往水泥路的方向走了”苏冉冉跑到青灰水泥小路上,捡起纽扣更加确定就是苏小牧的。

挂断电话,苏冉冉顺着水泥路的楼梯下山,往下走了几米转了几次弯路。

“救命啊~”

又传来了苏小牧的声音,在下一刻,苏冉冉往边上一看,在左边山坡上发现一条踩踏出来的一条路,前面不远处,一个身影蹲在那边。

苏冉冉飞快的跑了过去,场面逐渐清晰起来,趴在那边的人正是叶沐言。

场面难以置信,这条小路通往的是一条断崖,苏小牧整个身子挂在下面,叶沐言趴着拉着苏小牧的两条胳膊。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