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宫冥知道慕仪过来,早就在殿中等候了,他听到外面的动静,走了出来。

他眉宇不由得拧了几分,头渐渐疼了起来,该不会是这个皇妹又捣乱了吧。

他从台阶上面下来,规矩守礼地朝着慕仪道:“九王妃前来,不胜荣幸!”

南宫冥走近,见到慕仪身边站着的是西宸的侍卫晨风,他眼中闪过一丝困惑,慕仪怎么认识晨风的,晨风怎么会带慕仪过来。

慕仪这才转身看向南宫冥,她也不跟南宫冥讲什么虚礼了,直接开门见山问道:“你找我过来是想要治什么病?”

她可算是怕了这些人了,连南宫晴都对她恭敬得这么异常,若是南宫冥等会要她医治的病实在太难,她宁愿多走几里山路,绕多几个雾障去寻断骨草了。

南宫冥本来还想着慕仪和晨风的关系,听到她这么一问,神思渐渐回笼。南宫冥沉了沉眉,正色了几分,说话的声音也低了几分:“这件事情关乎到南罡皇族的秘史,不宜在此详说,还需要九王妃随本宫前来。”

慕仪和晨风交互了一眼,慕仪跟着南宫冥,孤身一人走进了东宫主殿,于附子也跟了进去。

晨风就停在主殿的门外和其他人一样等候着,只要殿内出现什么情况,他就会第一时间冲进去。

南宫晴也异常好奇她皇兄这一次找慕仪过来是什么事情,她踮起脚跟想要凑着门缝看着里面的状况,于附子上前对她道:“公主还请您离开,太子要和九王妃商议的事情,不宜外人听到。”

于附子很明显地下了逐客令,他将主殿大门一关,里面就只有南宫冥,慕仪和他三人。

慕仪看着眼前早已经备好的用来招待她的茶水和糕点,她扫了一眼主殿四周都是密封着的,她很好奇南宫冥将这一切搞得这么神秘究竟是想要让她治什么病。

慕仪轻飘飘地抬眼,瞥向了高位上的南宫冥,“太子殿下,现在可以说了吧?”她丑话说在前,“不过要是我帮不了,你可不能生气呀。”

南宫冥点头应道:“这是自然。”

他要找慕仪帮忙解决的事情可是困扰了南罡皇族数代的怪病,他找慕仪过来无非就是想看看慕仪那边有没有新的希望,慕仪要是没有那能耐也怪不了她。

南宫冥缓缓说道:“不知道九王妃可是知道教主祈雨这一件事情?”

慕仪挑眉,“不是为南罡祈福吗?”

南宫冥摇头,“这件事情不仅仅是为了南罡祈福,还有一层就是皇族的怪病又犯了。”毕竟这桩事情对一个女子说起来还是有些不光鲜,他到底还是有点犹豫不知道慕仪会不会泄露,“本宫现在将这件事情告诉九王妃,但是不管九王妃能不能医治,以后还是需要帮本宫保密。”

“你说吧。”

南宫冥继续道:“前几天我南罡皇室添了一个新的子嗣,是赵王妃生的第二胎,是个儿子。”

他说得很是严肃,仿佛这桩事情跟他关系异常重大。

慕仪只觉得南宫冥古古怪怪的,“那赵王的儿子跟你有什么关系?难不成你喜欢人家赵王妃?”

“自然不是。”南宫冥当场否认,“那赵王妃比我年长,我怎么可能喜欢她!”

于附子苦笑地解释道:“九王妃,不是这样的,我们太子跟赵王妃一点关系都没有。”

“那你为何连人家生的儿子,几胎都管?”慕仪只觉得南宫冥这管得也太宽了,是不是他们南罡皇族闲着没事,只要是皇族的都管。“

南宫冥长叹一声,”那是因为那个孩子刚出生就殁了。“

慕仪只觉得南宫冥脸色凝重,却并无半分哀伤,她翘首等着南宫冥继续说。

“我们南罡上几代就传下一种怪病,皇族中人若是生下儿子,第一胎肯定能活,接下来的几胎若是皇子就一定会死,而如果是公主则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