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机正想问开口询问,简怀文就冷冷开口:“继续开,不准停。”

“先生,你这不是……”司机问的犹犹豫豫的,他是想赚钱,但是也不想惹上麻烦。

“这是我老婆。”

简怀文淡淡的开口,“结婚证要不要给你看一下。”

司机马上点头,简怀文拿出手机,打开相册翻出一张照片递给司机,“结婚证没有随身携带的习惯,不过拍了照片。”

司机看了眼两人果然是夫妻,只是简怀文不等他看清上面的字,就把手机给收了起来。

“现在放心了吗?”

司机点头,简怀文又淡淡的开口:“我们夫妻吵架,我打算带她去远点的地方旅游,看看能不能挽回这段婚姻。”

顾君兰马上扑上来,“不是的,不是这样的。”

“我们已经离婚了,我和他没有任何关系的。”

简怀文一把抓住顾君兰的手,“老婆,你在这么闹下去,那可就没意思了。”

顾君兰急的泪水都出来了,她现在才知道,简怀文这个男人真滴不是和她开玩笑的。

一旦被离开,她以后或许都不会再有机会去到林城了。

看简怀文现在这么狠心的程度,她也不敢指望自己以后还能回到帝都。

她和简怀文离婚,本就是被扫地出门的,净身出户哪儿有什么钱。现在简言之不认她,她自己这么多年养尊处优的没有工作,就更不可能去打工了。

“简怀文,你别这样对我,你不可以这样对我。”

简怀文冷冷睇了她一眼,那眼神仿佛要吃人一般,顾君兰还想说的话,突然就这么被憋了回去。

简怀文对她是真的不客气了,顾君兰这次是真的意识到,她以往的任何招数,都不管用了。

出租车继续往前开,顾君兰一句话也不敢在开口,只能愣愣的看着车窗外面。

司机又开了一个小时,然后和简怀文商量停下车去吃点东西,简怀文同意了,带着顾君兰下了车。

“老婆,你最好是别打其他的什么主意,这儿没有人认识你。”

简怀文不忘阴测测的警告顾君兰,顾君兰一个字没说,她低垂着脑袋看着自己的脚尖。

出租车司机随便找了家饭店,简怀文这单是大单,因此司机还算大方的点了好几个菜请简怀文和顾君兰。

可简怀文不缺钱,直接就付了帐。

三人吃完饭,又休息了一会儿然后才离开。

顾君兰上了车后,伸手抓住了简怀文的衣袖,“简怀文,我求求你,别送我离开。”

“我保证,以后再也不去找言之的麻烦了。”

“你闭嘴。”

简怀文警告的睇了顾君兰一眼,顾君兰只好闭上了嘴。

简言之和简怀文给她机会的时候她不珍惜,现在她没有机会了,想要回去就再也不可能。

出租车再次启程,然后朝着前方继续行驶。

顾君兰不知道到底走到了哪儿,只是从天黑到天亮,又从天亮到天黑。

然后,周围全是陌生的面孔和景色,顾君兰心里的惧怕和担忧,也就越来越深越来越深。

路上顾君兰不止一次开口给简怀文求情,想让简怀文不要把自己送走。

她一个人在异地的话,是完全活不下去的。

而且,她内心深处和骨子里面,是根本不会去工作的。

做惯了贵妇人,哪儿又还能去工作。

但是每一次,简怀文都毫不留情的拒绝了她,并且顾君兰开一次口,他就给司机加一次钱。

渐渐的,顾君兰彻底绝望,也就不敢在开口说话了。

就这么一路行驶着,又过了三天简怀文才让停车,期间晚上大家就住酒店,然后第二天吃完饭继续赶路程。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3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