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落不带一丝感情的离开了。

挺直脊背,坐在后排座椅上,想到沈栎痛苦的神情,以及压抑不住的恨意,裴落眼中满是得意。

裴柠啊裴柠,你终于栽在我的手里!

所有你想保护的人,我会伤害到无可挽回的地步!

唇角勾起了狰狞的笑意,忽然戛然而止。

即使她说了这样过分的话,沈栎居然如此卑微,企图挽回这段感情……

所以,他们之间的情谊到底是有多深厚?

裴落眼底闪过一抹嫉妒。

她的身边从来都没有真心真意为了自己好的人,那些所谓的朋友,不过是附炎趋势,相互利用而已……

当她家出事的时候,没有一个人伸手帮忙。

更甚至有人落井下石,在陆骞北收购了他们家以后转眼就和他们家以前的合作伙伴有了联系。

呵!

裴柠,你说你的运气怎么这么好?身边总有这么些人为你着想!

裴落阴沉着脸,想到如今自己就是裴柠,脸色终于好看了起来。

不管怎么样,她可以堂而皇之取代女人活在这个世界上……

这种感觉,真的很好。

精致的彩绘指甲闪烁着幽暗光芒,裴落捏着手机,看着上面的未接来电,勾唇露出一抹危险的笑容。

很好,下一个目标,轮到南老先生了。

……

封舒洛看了一眼安安分分坐在自己办公室里面工作的女人,随后起身走了出去。

这段时间,沈栎的事情在A市闹得沸沸扬扬,就连裴柠这样不喜欢凑热闹的人,都对沈栎过多的关注起来。

这并不是一个好迹象,因为裴柠在看见沈栎新闻的时候,总能见到陆骞北的名字。

所以。这两天,他已经不止一次的在裴柠嘴里听见那个男人的名字了。

即便他已经表示了,从女人嘴里听见别的男人的名字会吃醋,但是裴柠依旧会下意识的关注陆骞北的消息。

想到刚才,裴柠居然下意识喊他为陆骞北,封舒洛眼底划过一抹危险!

即便是他已经扫除了公司里面潜藏的危险,但是网络上的事情瞬息万变,他也不清楚什么时候陆骞北的名字会再一次出现在手机上面。

而且,他既然让裴柠出来工作,那就不可能限制她的行为。

听见手下这段时间会报上来的消息,封舒洛,终于是对裴落高看了一眼。

最毒妇人心,这话果然不假。

沈栎喜欢了裴柠那么多年,可算是情比金坚。

而裴落这个女人只用了一个月的时间,就让沈栎对裴柠彻底死了心。

不!这还不够!裴落根本就没有达到他的目的!

陆骞北,如今可还是好好的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面……

封舒洛走到会议室关上门,给裴落打了个电话过去。

不过,电话刚拨号,熟悉的头痛感袭来,下一瞬间封舒洛眼前一黑陷入了昏迷。

封舒胤醒过来的时候就看见封舒洛正在给“棋子”打电话。

看着自己手机里突然多出来的联系人,封舒胤目光凝住了。

眩晕的感觉依旧存在,不过里面另一个人想要夺回控制权的欲,望也很强烈。

但是自己好不容易挣脱束缚,又怎么可能轻易让自己的哥哥取得控制权。

而且他已经好几个月没有出来了……害怕事情变得不受控,也怕哥哥因为仇恨而做出伤害裴柠的事情,所以他要立刻确认裴柠是安全的。

“封舒洛,有什么事情?”裴落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出来。

封舒胤皱起眉头,本能感觉到一阵熟悉。

这个声音他在哪里听过,但是具体的却想不起来。

不过,他不知道哥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