项飞羽不想暴露身份,毕竟说不定什么地方就会有妲姬的眼线,让后者知道他在这里,可就不好了。

“你的确认错人了。”项飞羽淡淡道。

“这……”

马存明当然知道自己没认错人,但师祖不承认,一定是有他的苦衷,他是聪明人,很快便从地上站起身来,改口道:“不好意思,项先生,我的确是认错人了。”

呼!

在场众人纷纷松了一口气。

尤其是魏丽丽那惊讶的小嘴,刚才差点都能塞进一枚鹅蛋,她爷爷的师父,那她的叫什么?

想想都不寒而栗。

好在一切都是假的!

他就是个保镖而已!

魏丽丽斩钉截铁的认为。

随后。

小花接到家里来的电话,是她妈妈打来的。

“小花啊,你不用愁学费的事情了,也不用担心妈***身体了,会宁府于大师派来人给咱们家送了一笔钱,足够你上学和我看病的了,于大师是个好心人,你将来一定要报答人家。”

“妈,你放心,我一定好好学习,报答那些帮助过我们的恩人!”

小花挂断电话,直接跪在项飞羽面前,“多谢恩人!”

“小花,你身体刚刚好,起来吧,地上凉。”

项飞羽把小花扶起来。

“恩人,我妈妈刚才打电话说了,会宁府于大师派人去我们村给我家送善款,于大师还跟我妈说,我大学的学费和我妈治病的钱,他都包了,我知道这些都是恩人您的功劳,不然于天师怎么会认识我们这种穷苦人家。”

“恩人,您放心,我大学一毕业,就报答恩人的恩情!”

小花还要跪,被项飞羽扶了起来。

这……

一旁的于天池已经彻底傻了眼,以他的身份都无法跟于成显于大师直接对上话,眼前这个人怎么会有这么大能量?

当然。

在场众人,只有于天池和小花知道于成显的威名,其他人都是土生土长的南方人,自然没有听说过于成显是谁,只当是项飞羽的一个朋友。

朋友帮朋友一个忙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

小花风波暂告一段落!

接下来。

应马存明的强烈要求,项飞羽在台上给众位师生上了一堂课。

于天池撇着嘴,一脸鄙夷,他已经做好准备,在上课的过程中,拆项飞羽的台,下面的学生也一个个不以为意,权当项飞羽是在放屁。

然而。

项飞羽还没说上几句话,众人的注意力便逐渐地被吸引,最终变得目不转睛,脸上的不屑,也渐渐的消失。

又过了一会儿,传来阵阵的掌声,于天池面黑如炭!

项飞羽把针灸的精髓讲得神采飞扬,让原本非常枯燥的课程,愣是被将成了跌宕起伏的大片,下面的学生嬉笑当中把知识牢牢记在心里。

项飞羽还在现场找了几个有先天性疾病的学生,当场针灸,无论是先天性心脏病,还是小儿麻痹,甚至有一名双腿残疾的学生,当场都被项飞羽用针灸给治好了。

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在场的学生们,终于知道东华几千年的针灸之术,并不像外界传闻那样的无用,而是比西医高级不知道多少倍的存在。

这极大的引起了学生的学习针灸的积极性,就连那些外系来的学生,都被这门神奇的学科所吸引,不少人嚷嚷着要转到中医系。

一时间原本门可罗雀的冷门学科,成为了全校学生热捧的学科!

魏丽丽双手托着脸蛋,好奇地望着项飞羽,这真的是爷爷派来的保镖吗?他身上到底藏着多少秘密?

体育系的王峰见魏丽丽满脸痴迷的望着项飞羽,直接将椅子把儿给握碎。

“峰哥,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