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说陈良弄了一个假的英雄救美,是陈良做的错事。彭元洲找人偷了我杨姐姐的帕子给陈良,是彭元洲想害我田叔。那么,陈知府,你明知道你派了媒人过来,我田叔并没有立刻答应,你怎么会觉得,我田叔这边还没答应,那边,我杨姐姐就让人送帕子过去,跟陈良来往?”

陆云溪歪着小脑袋,瞅着陈知府问道:“陈知府,你觉得这说得过去吗?我都觉得很奇怪,你竟然都不怀疑吗?”

“你不仅不怀疑,而且还要给他们办婚事,弄得你们府城尽人皆知你们陈家要娶我杨姐姐过门。”

“你说你把这些事情全都推到你儿子跟彭元洲的身上,不太好吧?”

陈知府怎么都没有想到,陆云溪竟然当着刘公公的面把这些事情给说出来。

他脸色唰的一下就白了,紧张的瞅了瞅刘福,发现刘福依旧是笑眯眯的看着他,似乎并没有丝毫的惊讶。

可,正是因为这样,陈知府才觉得自己的整颗心全都提了起来。

能在皇上身边成为红人,这么多年,还是一直没犯过半点错,这样的刘福绝对不会像是他表现出来的这么和善没有心机。

陈知府额头的冷汗都冒了出来,可是他却不敢擦一擦,他只能是惭愧的对着田春生一抱拳说道:“田知府,是我的错。”

“唉……我这全都是因为我被我那个孽子事情给急糊涂了。他的婚事一直都不顺,好不容易遇到了一个情投意合的姑娘,我也没有多想,光高兴去了。”

“说实话,陈良这个年纪,还没有子嗣,我这个当父亲的急啊。”

陈知府说着,声音中还带着一点点哽咽的微颤。

他可是将一个操心自己孩子的老父亲形象表演得十成十,让不少为人父母的围观百姓心中唏嘘不已。

他们也是为人父母的,自然知道什么事情都不如孩子的事情大。

为了孩子,他们真的是什么都肯做的。

“是我的疏忽……”陈知府愧疚的说道,“我回去之后,就会告知我们府城的人,一切的事情都是陈良那个孽子做的,绝对不会影响半点杨小姐的清誉。”

“如此甚好。”田春生终于是满意了。

只要不影响到雅馨就好。

陈知府赶忙的跟田春生还有刘福他们告辞,然后坐着马车匆匆的离开了。

陈知府一走,田春生将目光落在了彭元洲身上。

彭元洲只感觉一桶带着冰碴儿的冷水,从头顶直接的泼了下来,将他全身的温度瞬间带走,冷得他直打颤。

陈知府都不行了,他、他一个通判……怎么跟田春生斗?

陈知府聪明识时务,他也不是傻子。

没看到刘公公一来之后,陈知府立马就变了吗?

刚才还趾高气昂的威胁,瞬间就变成了卑微的讨好。

陈良被打了板子,陈知府也不要脸面的回去澄清了。

这回都不用田春生带人过去盯着,陈知府绝对会将事情办得妥妥当当的,半点不会伤到杨雅馨的清誉。

为什么?

刘公公在这边坐着呢,陛下如此看重田春生,田春生现在可以说是上达天听了。

“大人,卑职是一时鬼迷心窍!”彭元洲这回也不嘴硬了,高声的认罪。

田春生板着脸说道:“自有公断。”

对于官员的问题,自然有一套流程,田春生没有在彭元洲的身上耽误时间,只是让衙役将他给带了下去。

案子是全都审理完了,田春生邀请刘福去府上一叙。

人家这么大老远的过来宣读圣旨,田春生自然是要好好的招待这些人。

刘福带了这么多人过来,都要好生的安置。

对于这方面的事情,陆云溪是不想掺和的,她跟杨雅馨说了几句话,安抚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