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叶在车上边吃草莓边等司末寒,偷偷的瞧着司末寒和那个人的互动。

苏叶不懂唇语自然是不知道两人在说些什么,不过看两个人的动作也猜出了个七八分。

司末寒给男人塞钱,男人一直摆手不要,这应该是不好意思拿司末寒的钱吧。

不过最后还是拿下了,苏叶看着那钱的厚度,应该有个五六千左右。

这应该是司末寒身上所有的现金,苏叶看了看自己的包,里面就一个手机一些补妆的东西,钱包都没有带出来。

和司末寒在一起后,苏叶出门用的都是司末寒的钱,都忘记了带钱包。

再说了现在可以用手机支付,苏叶嫌麻烦也就不带了。

司末寒给男人留了一张名片就回来了,苏叶立马正正的坐好。

司末寒上来看见坐的无比端正的苏叶,立马就知道她先前在偷看他们。

上来的时候司末寒递给苏叶一兜橘子,是刚才那个男人塞给他的。

苏叶剥开一个吃了一瓣说:“好甜,你尝尝。”说着就剥了一瓣喂进司末寒的嘴里。

司末寒还来不及反应就被喂了一嘴的橘子。

司末寒嚼了两下还是熟悉的味道。

“嗯。”司末寒扯了扯嘴角想要微笑却发现自己笑不出来。

苏叶看出司末寒的异样说:“我都知道了。”不就是他初恋的父亲嘛,她不会介意的。

司末寒看向苏叶,她是从哪里知道的,这事他没有告诉过任何人,连墨于赫和韩子谦都不曾知道。

“哎呀,别这么看我,不就是你初恋的父亲嘛,我很大度的,不会和一个死,呃,计较的。”苏叶暗自拍了自己的嘴一下,差点就把司末寒的伤心事给说了出来,这张嘴就不会好好说话是吗?

初恋?

司末寒深深的看了苏叶一眼。

他初恋不就是苏叶吗?是谁告诉她这些的。

苏叶以为司末寒是觉得她实在假装大度继续说:“我看着他也很可怜,这么大年纪了,女儿还不在了,你对他好一些是应该的,以后不用避着我,我不是那种不近人情的人。”

苏叶想起苏中天,要是知道她不在了,他肯定会特别伤心。

司末寒扯了扯嘴角,这些应该都是苏叶自己脑补出来的吧,这个女人可还真是喜欢幻想。

“他不……”司末寒话还没有说完,苏叶就又塞给了他一瓣橘子。

苏叶叹了一口气说:“这么大年纪了还出来工作,真是可怜,你可要对他好一些。”苏叶最看不得那些可怜的老人,一大把年纪了还出来工作。

看了都觉得心揪着的疼。

司末寒嚼着橘子没有说话,误会就误会吧,苏叶这么温柔的人总是心疼着别人,也不懂得心疼自己。

不过她口中的初恋是什么鬼,他这辈子就爱过她一个女人,哪里来的初恋了。

司末寒不觉得这是苏叶自己想出来的。

“谁告诉你我有初恋的?”司末寒都不知道自己有这么一个初恋。

苏叶以为他是怕自己误会,急忙说:“我不会误会你的,墨于赫全部都和我说了。”他的初恋都死了,苏叶还计较个什么。

现在她也想通,她虽然是待着原主的身体里,但是原主都已经死了,只要她不承认谁知道她不是原主。

墨于赫真的全部都说了,可是看苏叶的样子不像是全部都知道那种样子,这中间是不是哪里不对。

“你真的都知道了?”司末寒怀疑的看着苏叶,要是真的都知道了她不会这么安静。

苏叶点头说:“不就是你初恋遭人背叛抑郁自杀了嘛,墨于赫都说了,你别难过,你还有我啊。”苏叶伸手抱住司末寒。

第一个爱的女人应该是他心里最疼的疤痕了吧。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