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果树爷爷估计是被云宁儿审视的眼神看的有点心虚了,才突然话锋突变的说自己累了,他并不想告诉云宁儿他大限将至的事情,也不想让丫头参与其中。

因为这次的打劫他也算不出是什么,只知道怕是在劫难逃了,但凡有生命危险的大劫,都是非死即伤的结局。

他要是让丫头知道了,只怕以她的性格,定然不会弃他老头子不顾,到时候只怕会波及丫头的性命安危,如是这般那他老头子宁愿舍了自己一条老命,也定然要保丫头一时周全。

“爷爷……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我觉得最近你都怪怪的,要是有什么事丫头可以跟你一起分担的。你就这么信不过丫头吗?”

灵果树爷爷说完就逃也似的往药庐里间走,就怕云宁儿追问什么,结果还是被追问了,他脚下一顿,并没有回头看着云宁儿,只是淡淡的回了一句,“爷爷就是太了解丫头你了。”

说完便将里间的房门关上了,看着灵果树爷爷弥留的最后一个背影,云宁儿有种说不出的伤感,总觉得要发生什么事,最好只是她想多了而已。

稍稍收拾了心情,便往穆佳拉梓潼的床榻走去,俯身坐了下来,伸手给其把了把脉,恢复的不错。

当时为了梓潼娘亲的安全,想着她一人被发现不要紧,到时候梓潼娘亲只怕又要被关押回去,她便觉得将其安置在意识空间是最好的选择了,这样她就是被发现了,也不会让梓潼娘亲置身危险之中。

当时那个法阵对梓潼娘亲身体的虚耗很大,要不是及时将其放到了意识空间修养,只怕一时半会儿还不会恢复的这么快,想到这云宁儿就恨死了云水瑶这个女人。

从她来到这个世界,云水瑶就处处跟她作对,这个女人简直跟她是不死不休。

云宁儿正想的出神,床榻上的穆佳拉梓潼已然转醒都未察觉,若不是传来了稀疏的声音,云宁儿还不能回神呢。

“娘亲,你醒了啊。身体感觉如何?是否还有哪里不舒服?”

穆佳拉梓潼起身坐了起来,虽有些虚弱,可是面色却开始渐渐红润了起来,她温柔的看着云宁儿,伸手拍了拍她的手背,轻柔的笑道:“傻丫头,娘亲没事的,那个法阵只是会抑制和消耗魔气,却不会对身体造成太大的伤害,最严重也不过是成为了普通的凡人罢了。你大可不必如此紧张,这里是什么地方?我们是不是已经离开那个地方了?”

这几天穆佳拉梓潼一直处于昏睡的状态,所以对于她怎么离开的一点印象都没有。

云宁儿大概跟她说了当时的情景,当然她也将自己在重府听到的事情都如数讲述了,不过穆佳拉梓潼的反应却让她有点意外,似乎她反应并不是很大,好像老早就知道的样子。

“娘亲似乎并不意外这些事?”

云宁儿有些好奇的问道。

穆佳拉梓潼看云宁儿似乎对这些事情很兴趣的样子,也觉得既然重紫总是冲着云宁儿,那她也该知道一些重家的事情,这么想着她也就释怀了。

她或许总是瞒着云宁儿太多,以为这是对她的一种保护,可是有些事和有些人是避无可避,也不知道是命运的使然还是有些事情终是要解决的。

“其实自从穆佳拉家族退到了圣殿以后,重家便掌握了魔界最大的权利,可是他们却没有真正的实力,真的有什么大事的时候,重家还是要倚仗着圣殿的。可是这些年重家为了增强家族的实力,就渐渐的开始跟妖界的妖皇合作,就这件事妖皇也曾经派人来圣殿跟他们商量过,不过圣殿的意思还是保持的比较中立。”

“妖界也随着这些年神界和各界的打压,实力也在日渐衰弱,为了让妖界不至于被其他界面取而代之。他们便舍了圣殿,退而求其次选了重家合作。美其名曰是为了妖魔两界的和谐,实则他们这是为了跟重家互惠互利。这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