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念顿时吓得脸 一白,往后退了退。脸上的五官的皱在一起了,什么,白白来晦气。

不等李念说话,赵 启平就说:“昨儿没听见大太太跟你说,本想着过几天抬你做姨娘,不成想今天就见到了。”

说完此话,李念顿时吓 得往地上跪,急忙说:“奴婢是奴才的,不逞着做姨娘享着这福气,就求主子赏两口饭吃,好好照顾小姐,伺候小姐一辈子。若主子嫌弃奴才了就打发人绑了卖了都成,还望主子开恩。”

李念低着头,就听见赵启平说:“女孩子家脸皮薄,这样确实有些快,不过你不要担心,让大太太与你好好说说,过几天让你去大太太房里当两天差,之后定让你风风光光做个姨娘。”

赵启平说完就阔步走开了。李念抬起头来便是一头的汗,眼里都是眼泪,自己一个姑娘,如今他仗着自己又几分权势就让她去做小老婆。都是能做她爹的年纪,李念心里一阵恶寒。

疾步走到屋里,看见房里的小姐。立马跪了下来。

“小姐,女婢不想当什么姨娘主子,只想着好好的伺候小姐。”李念跪着声音清亮,不卑不亢,带着些颤抖。

“小念。”赵月瞳起身。

“我知道你不想,我也不想你去,只是我与娘都说了,她……”赵月瞳看着李念。

“昨夫人跟小姐商量着,小姐是不答应的,三番几次但太太也没松口。”听月补充道。

李念这才发现事情不妙,只是她就算什么退路都没有了也别想她去做姨娘。大不了一头撞死也可以,只是李念想着这一死就什么都没有了,她不想就这么死了。

虽然如今求谁都不管用,到还没遣她去大太太的房里,也没叫规矩,还可以想想办法。

几日天天混混沌沌的,赵月瞳也不知道如何开口与她说。大太太天天都来,说着是来看赵月瞳的,可都知道进了屋里就得拉上李念,总是一口一个好,每每见了面上就不舒服。

也是试探了几日还没见松口,直接派了人就到李念房里将东西收拾了,几个人利索的把东西裹裹就往太太房里仍。李念坐在屋里嗓子眼里都在冒苦水,一句话也说出来。就坐着把自己贴身的东西抱在怀里,不让别人碰。

她们是受太太的命来的,也不管她,各忙各的,管他什么小姐丫头的。

绿儿与静儿跟着给听月打了声招呼,听说李念去太太那里,就来看看她。

进了屋里,她两就看见李念抱着个包袱,上面放了个匕首。这把她们两人吓得魂都掉了。

“小念啊,我们在想想办法,你不能这样做傻事。”静儿冲上去抱抱李念。

说这话李念都没哭,他两各就先哭了。李念先是一愣然后笑着看了看手中沈分言送给自己的匕首,难怪吓到她们,自己这样分明就像拿匕首自尽的。

“我没想死,你们也别哭。被那些人看到还得说咱们矫情,我只是去一趟太太那里,还没到那时候呢。”

“还没到那种时候,便是到了那种时候,你还真想着……”静儿带着点哽咽,叫李念听着心疼。

“你们别多想,我哪能啊,快别哭了,待会儿真让太太治我的罪。”

静儿与绿儿帮忙收拾点东西,原是知道李念的事。那日李念去她们那里,说了些话,什么一头碰死,死也不去的话。可只要是老爷想要的,凭她死的,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