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外面,沐赢远和太妃都是兴奋不已地看着机关破坏掉,半晌还没有传来任何动静,母子俩都觉得这事肯定是成了。

“母妃,他们一定是没有任何办法了!就等着他们困死在里面吧。”

“嗯,皇宗密室里虽有泉水,但却没有任何可食用的东西,他们纵是帝尊修为,最多也只能撑十几日。”太妃眸光也掩不住狠意,“这十几日能让我们做不少事情了。”

“母妃这个办法甚妙!父皇没有说过要跟他们进去,想来对他也不过如此。”

听了这话,太妃的神情也好了些。

“那皇上就跟太上皇说,是皇宗秘室的机关突然坏了就行,跟他说会好好想办法,拖过这些日子,里面那两人也死绝了,太上皇也只能无可奈何!”

“母妃说的是。”

“不过,沐雪烟的下落,还是要查一查!”

“朕这就派人去查。”

“哪里要你派人去查?”太妃眸光一闪,“你把消息传给长孙端,以他对沐雪烟的执念,他自然会去查的!他查到了沐雪烟的下落之后你觉得他会放过沐雪烟吗?到时候,好不容易逃了二十几年的人又再次落到了长孙端的手里,那就是她的宿命。”

有长孙端在,哪里还需要他们亲自去对付沐雪烟?

到时候,她就要看看太后那个老女人,在看到自己心爱的女儿又落入长孙端手里,会是什么滋味。

“母妃真是好计谋!”沐赢远也抚掌笑了起来。

太妃看着彻底关死的大门,轻哼了一声道:“沐雪烟当年也是傻,那个时候长孙端对她那般痴迷,她嫁过去了也会是长翎皇后,难道不好?”

“没错,她去当长翎的皇后,凤雅直接让给朕,这不是两全其美吗?落到这般地步也是她自己找的。”

母子俩在外面如此兴高采烈地说着话,在皇宗秘室里,晋苍陵和云迟却已经发现了一块上等的玉石。

一片青翠无比的草丛上,那块玉石天然表现出了一个斜倚着的女子的形状。

玉石有半人高,竟然通体润白,细若羊脂。

这样大的羊脂白玉实属罕见。

所以云迟才会一眼就看到了它。

“你说这是凤雅的老祖宗们专门搬进来收藏的吗?”云迟觉得有些奇怪,这样的羊脂白玉,放在这里蒙尘做什么?

搬出去每天看看不好吗?

“底下有东西。”晋苍陵说道。

“嗯?”

云迟倒是一时没有察觉,听到他这么一说才仔细倾听,果然听到了丝丝气流。

底下是空的。

“秘道?”

云迟的眼睛一亮。

太妃和沐赢远想把他们关在这里面饿死,但是不知道他们的乾坤宝器里其实是有吃的。

现在他们就想寻寻宝打发打发时间。

“看看。”

晋苍陵说着就伸手把那块巨大的羊脂白玉轻轻一移。

白玉被移开了,底下还有一块石板。

云迟蹲下去轻敲了敲,果然听到了有些空的回声。

但是这块石板看起来并无缝隙,看起来不像是一个秘道之门。

这个要怎么打开?

晋苍陵站着仔细地看了看,突然就掐了一下刚才划破的伤口,血珠渗了出来,被他轻弹出去,落在那块石板上。

他们突然间感觉到整块地面转动,人都跟着转了起来。

加上眼前的薄雾,转起来有那么一点儿晕乎乎的感觉。

晋苍陵拉起云迟,把她拉到自己怀里。

地面越转越快,他们根本就看不清什么了,只能等着这一阵转动停下来。

等到转动终于停下,他们刚准备定睛细看,脚下蓦地一陷,身体猛地就往下坠,飞快地坠落下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