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昭瑜面色严肃,一回眸,目光森寒地逼视着公孙麟。

“你胡说!你说过本王攻打裕华关,你就告知沈曦的去处!”公孙麟气急,“本王轻信你的话,以为沈曦被困太子府,亲自跑了一趟太子府,才发现那太子府除了几十个侍卫,早已空无一人!沈曦,根本就不在太子府!”

“本来是在的。”沈昭瑜幽幽轻叹了一声,随即就伸出左手,拨开了颈侧的软剑,“可惜你去迟了一步!沈曦被相府三夫人设计,铸成大错,险些被陛下处以极刑!本宫就是念着你……才冒死相救!如今那丫头正在昭阳宫的偏殿里面养伤,有她母亲陪着,并无大碍。王爷若是不信,不妨再跑一趟昭阳宫,反正……这皇宫内外的守卫,对王爷而言,都是形同虚设,不是么?”

“沈曦被人陷害?!”公孙麟这几日奔走四方,一会儿忙着找沈曦,一会儿忙着盯尉迟真,还有向卫国君主上禀调兵之事,哪里还有工夫去管那些小事?春堂药铺之事,发生在夜晚,且才不过一日时间,又被宁帝下令封口,他自然尚未知晓。

沈昭瑜将昨夜之事,简单提了提。

公孙麟眉头紧蹙,目光焦灼地望着她:“沈昭瑜,你这个女人实在太狡猾,本王已经不知道……你哪句是真哪句是假了!”

沈昭瑜突然一抬眸,冷笑道:“好歹一日夫妻百日恩,咱们曾经在一起过,本宫没必要骗你。”

“好!本王就再信你最后一次!”公孙麟冷冷出声,“若是本王今夜还见不到沈曦,本王就斩了尉迟真一双耳朵给你下酒!”

沈昭瑜面色一冷,狠声道:“公孙麟!你别太过分!你若敢动真儿一根汗毛,本宫就叫沈曦永远都出不了昭阳宫!”

沈昭瑜的声音还在屋子里回荡,公孙麟一个纵身一跃,消失在黑暗的天窗之上。

昭阳宫,偏殿。

东方灵曦从噩梦中惊醒,拽紧了沈嘉玉的手臂:“娘亲!我梦见东方婧了!娘亲……你还记得东方婧么?!”

“记得!当然记得!”沈嘉玉连连点头。

“娘亲,我梦见她回来了!她说了,她要找我报仇,要夺回属于她的一切!”东方灵曦惊惧不已,神神叨叨道,“她回来了,回来了……”

沈嘉玉连忙出声安抚:“曦儿,你一定是受了惊吓!东方婧怎么可能回来,你不要忘了……半年之前,鸳鸯阁那场大火早就将她烧死了!”

“是啊!她已经被烧死了,尸体都还在太子府……”东方灵曦心有余悸,好一会儿才平静下来,额上满是冷汗。

“就是就是!娘亲听锦绣说,前几日你才去取了那死灵的血,那死灵还在,东方婧怎么可能复活?”沈嘉玉面上泛起浅浅笑意,小声安慰着。

取血……

死灵……

东方灵曦在口中缓缓念叨着,而后神色一震,目光焦虑地望向沈嘉玉,急切出声道:“糟了!娘亲,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