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族,永安王在他们王宫越等心里越没底,脾气也越来越暴躁,然后发现给他拨过来伺候的人也越来越敷衍了。

好几个宫女看他的眼神都像看私人一人,如此他自然发现不对劲,干脆直接都将人打发出去,把自己几个心腹都召集过来。

“朔族一定有古怪,就算他们大君当真出巡,也不可能去这么久。”

又不是到其他地方去,只是在城周边走一下。

他几个属下纷纷点头,有一个特别机灵的,更加发现了不对的地方。

“这几日属下瞧朔族官员频繁出入王宫,听政时间就会全部聚集,他们大君应当在宫中才是,只不过不愿意见我们而已。”

“呵!果真是墙倒众人推。”永安王冷冷一笑,咬牙决定了,“不管了,今夜本王到大君寝殿探查一下,如果他不肯与我们合作,我们便连夜逃出王城,便边境汇合。”

他们这么多人一起行动太过惹眼。

永安王的属下不想他亲自犯险,然而他自己坚持。

而已与大君谈判也一定要他亲自来,如今没了办法,留下三两个保护他的安危,别的人趁着夜色先逃出了王宫。

小心翼翼摸到大君寝殿当中,那里灯火通明,永安王眼神黯了下来,心里更加愤恨。

依然明白,这么多天就是朔族大君不肯见他。

踱步出去,还保持着自己的风度,“大君出巡回来,怎么也不叫人通报一声?本王也好过来拜会不是。”

“谁许你擅自闯入本君寝殿的?”大君冷凝着脸色,戒备起来,“永安王如此行事可不符合你们天朝的礼义廉耻。”

“那些不过是骗人的虚礼罢了。”

永安王紧握住藏在袖子里的匕首,想非常时刻就用非常手段。

“今夜若不是本王过来,还不知道大君原来没有出巡呢,现在本王只问大君,愿不愿意与本王一起合作?”

“本君这么多日子避而不见,难道永安王还不明白本君的意思吗?”

大君哈哈一笑,“容黎笙要比王爷更加可靠一点,也更加英明,本君自然选择与他合作。”

“你将本王的行踪告诉了容黎笙?”

永安王快速抽出袖间匕首,朝着大君攻过去,“你不仁就休怪本王不义了。”

“蜉蝣撼树罢了。”大君不慌不忙躲过一击,打落桌上茶杯,外面侍卫立刻如潮水一般涌进来。

永安王之所以能走到他面前,是因为他叫人放行了。

“永安王!你如今不过是一个丧家之犬罢了,不跪在地上求饶,还有何资格与本君来抗衡,就乖乖束手就擒吧。”

哈哈大笑,“这样本君还能用你与容黎笙换东西呢,这已经是你最后的价值了。”

“你等着,本王迟早有一天会回来的!”

永安王咬牙切齿,看准了路线,一边抵抗,一边洒出袖中粉末,那辛辣的气味立刻让朔族人不能再睁眼,飞速从窗子里翻出去,一路与自己属下飞檐走壁,跃出王宫。

平息下来大君才走到窗边,愤懑下命令。

“全城戒严,捉到永安王者赏黄金千两!”

可惜已经晚了,永安王早有准备,出了王宫便做了伪装等在城门口。

第二天早上王城城门一开,用重金开路,没什么阻碍就远走了。

骑在马上,他还回望了一下王宫的方向。

“本王终有一天会回来,将那变成自己的地方的!”

昨夜受辱,让他对朔族的恨意已经到了想要屠灭一国的地步。

华枫宫中,卫长安听说卫荣景要领兵驻守边关,这才收起了哀切,主动去找容黎笙。

然而被告知他不在御书房,也不在自己的寝宫。

那些太监最是会看人下碟,对她也无几分恭敬,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