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叔拉着周姨,从病房里退了出去。

“出来干什么,把阿渊一个人放在里面,我好怕他会做出什么事来!”

“你想多了,”陈叔打了个大大的哈欠,“你还怕他会打老爷子不成吗!阿渊不是那种人,给他们一点私人的空间吧。”

周姨把早上家里发生的事说了一遍,“阿渊现在连命都不在乎了,我就怕他被仇恨蒙蔽了眼睛,万一……”

“把心放回肚子里吧,阿渊是一个有分寸的孩子!”

陈叔虽然嘴上这么说的,可他心里也跟着没底了,他有多久没见过厉亦渊流眼泪了,久到他自己都忘了。

“要不,我再进去看看?”

“赶紧去吧,我在外面等着,有事了喊我一声。”

陈叔出去是什么样子,他进来就还是什么样子,厉学智在床上躺着,厉亦渊在旁边坐着,气氛有一丝的尴尬。

“我把地收拾一下,”陈叔小跑着从卫生间拿了拖把出来把刚刚洒的水收拾好,又迅速的钻回卫生间去,把门一关,安静无声。

“你想做什么就去做吧!”最终还是厉学智先开口,“但是答应我一件事,给他留条命!”

厉亦渊嗤笑一声后起身离开。

被留在病床上的厉学智死死的抓着洁白的床单,青筋爆起的手背能看出他此刻的不平静。

他现在已经没有了多余的想法,所有人都好好活着就是他最大的期盼了。

厉亦渊出去差点撞上周姨,”您怎么不进去?“

”老陈在跟前就行了,我在外面等你。“

周姨说完还纳闷呢,”你怎么出来了?是要去看老太太吗?“

”嗯,听说恢复的不错?“

”对啊,我刚刚和你说了啊,昨天情况稳定下来了,就转到加护病房里了。“

厉亦渊表情未变,依旧淡淡的,让人看不出来他所思所想。

厉学智在住院部八楼,林师师在十二楼,周姨亦步亦趋地跟在厉亦渊身后,还时不时的观察着他的眉间。

厉亦渊看着映在电梯里光滑内壁上的周姨担忧的眼神,难得的脸上有了一丝笑意,”我没事。“

虽然这个笑容很短暂,可周姨还是感动的一塌糊涂。

厉亦渊在出电梯的时候顺便看了一眼时间,八点五十,这个时间对于探病来讲属实算得上早了,可他们没想到,有人比他们更早。

”妈,你再嗦一口,这个苹果可甜呢……“

厉亦渊推门进去,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副母慈子孝的画面。

”阿渊,你好了!“

同款颤抖的手,同款惊喜的语气,厉亦渊也是与见厉学智时一样,同款的面无表情。

”快过来让奶奶看看,我们阿渊瘦了!“

在林师师开口的时候,厉从师已经默默的扔掉了手里削过皮切成瓣的苹果,然后又抽出一张湿巾慢悠悠的擦着手。

对于林师师的示好,厉亦渊充耳不闻,甚至于她的伤势,他都不过问。

他就站在那里,眼睛直盯盯的看着厉从师。

”哟,怎么了这是,病了一回连妈都不认了!“

林师师”哎哟“一声,刚想顺着厉从师的话说上一句,可对上厉亦渊仿佛盛着深渊的眼睛,她的话却被扼在嗓子眼里,发不出声音来。

”我,病了一次?“

”不是吗?前几天不还在家里半死不活的躺着呢么,这才几天不见,就这般生龙活虎了!恢复的挺好,恭喜啊!“

”怎么说话呢!“林师师大概是想拍打拍打他,可是她的胳膊上还缠着厚厚的纱布,只是轻轻的扯了一下就疼的呲牙咧嘴,“有你这么当小叔的吗!”

厉从师嘴上笑着讨饶,眼里却闪着怨怼。

都怪陶宁,那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