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什么事情,你可以和我说。”舒染道,“如果我能帮,我会尽力帮你,不要总是一个人扛着所有事,这样心理容易出问题。”

文清是她在娱乐圈多年,难得见到的好姑娘,热爱演绎事业,对演艺认真负责,性子淡然,几乎没有什么绯闻,而且很真实。

“我……”文清看了一眼羊羊所在的位置。

压在心里的很多事情,有人可以诉说了,这种感觉让人莫名感动。

她吸了吸鼻子,“你知道的,羊羊他是单亲家庭长大的,我尽可能地让他得到良好的教育,我希望即使没有父亲,他也可以很好地生活……”

“羊羊就是我所有的希望,所有的动力,我以为我可以让他过得无忧无虑,可我现在才发现,我想得太天真了,我待在这个圈子里,所以没办法给他一个完美的生活。”

“林宇知道我最在乎羊羊,所以总拿羊羊威胁我。”她低头自嘲,“是我太自私了,只想让羊羊陪着自己。有时候,我甚至会想,如果我把羊羊交给他的父亲照顾,他会不会过得更好。”

她记得文清说过怀上羊羊的故事,据她所透露的信息,羊羊的父亲应该是个身份不低的人。

不知道为什么,她心里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舒染凝眸,“羊羊的父亲是谁?”

文清沉默着没有回答。

“我认识吗?”舒染问。

文清还是沉默。

她的反应让舒染觉得,那个人应该是她认识的。

她倒没有以为羊羊和舒晋舟一样,舒俨伺再荒唐,也不至于荒唐到四处留下私生子的地步。

至于心底的不安从何而来,她自己也不太清楚。

或许是因为担心朋友吧。

文清不说,她也没想继续逼问,毕竟这是人家的私事。

“待会儿我让林宇把解约合同拿过来。”舒染转移了话题,“解约之后,你想去哪个公司?”

舒氏或是容氏,她都可以让文清进去,如果文清想去MS国际,她也可以跟简薄言打个招呼。

“我只怕林宇会捣鬼,没有公司敢签我。”文清有些沮丧,“林家背后的靠山……到时候我可能还会连累你。”

“你是说云家?”舒染摇摇头道,“云家在楠城势力的确很大,但堰都可不是云家的地盘,他们的手伸不过来。”

云家再厉害,和舒家或是容家任何一家相比,也只能算是旗鼓相当。

无论是娱乐圈还是其他的圈子,亦或是在哪一座城市,都没有绝对能只手遮天的势力。

就算是拥有几百年历史的豪门大家劳伦斯家族,也无法做到这点。

“啊。”文清恍然,“我差点忘了,你的家族也不必云家差。”

“签舒氏怎么样?我哥是个好老板,绝不会压榨员工。或者容氏也可以。”舒染说,“要不然MS也行。”

“噗嗤。”文清忽然笑了,“你这样说得好像任何娱乐公司都随我挑选似的,从前都是公司挑我,我还是第一次有这样的机会呢。”

“你让我挑选的都是娱乐公司里数一数二的,几乎是所有艺人梦想的公司。换做从前,我根本不敢想。”她忽而又有些丧气,“可就算现在,我也不敢想。”

舒染知道文清在想什么。

文清是个很聪明的人,不是小聪明,而是有智慧的聪明,她很实在,不像有些虚荣的艺人,她很清楚自己想要的是什么,绝不会去奢求一些不切实际的东西。

她其实不想多么大红大紫,她想要的,是一个能够认认真真表演的舞台,一个她喜欢,并且也能让她得到回报,养活自己和孩子的事业。

“文清,你向来太谦虚。”舒染说,“以你的能力,你可以进任何一家公司。”

她缺的只是机会。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