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鬟婆子们闻声而动,姚氏的脸都白了。

跪抄经书这个法子,是叶老夫人用来搓磨她的。

当婆婆的想搓磨儿媳妇,真是有一千一万种办法。

叶老夫人就是知道怎么搓磨儿媳妇,还让儿媳妇有苦说不出,哪怕传出去,在外人眼里,也说不到她半个字不好。

比如说这个跪抄经书,就是个特别好的办法。

姚氏刚进门不久,叶老夫人就往镇国公世子屋里塞人,当时的姚氏年少气盛,总以为自己身为镇国公府的世子夫人,管理世子后院天经地义。

更何况她和世子才新婚不久,婆婆就往她丈夫屋里塞人,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

于是,姚氏当然就没给后院的小妖精好脸色。

她一个世子夫人,想要整治几个通房丫头,根本不用什么其他暗中的手段,只要把正室夫人的架子端出来,该立规矩立规矩,就把小妖精整治得服服贴贴。

两个丫鬟本来是叶老夫人送来给世子当通房丫头的,结果进了世子的院里,连世子的边都没挨着不说,反而被世子夫人搓磨得半死。

每天寅时就起,到世子夫人所住正房外等候服侍世子夫人起床。

姚氏吩咐过,说她眠浅,一点小动静就容易惊醒,就让两人站在院子等。

彼时正是冬天,院子里呼呼的北风,夹杂着霜粒子,劈头盖脸落下,两个通房丫鬟不敢进屋,缩在回廊上的角落里,瑟瑟发抖。

等到峁时,世子夫人起身的时候,两个通房丫鬟已经被冻得半边身子都僵硬了,整个人跟从冰窖里捞出来似的,寒气直往心里冒。

姚氏起身之后,两个通房丫鬟进去服侍她洗漱净面。

嗯,不能站着,得跪着,高举铜盆,侍候姚氏漱口净面。

完了之后,侍候姚氏用膳。

饭后,姚氏去给叶老夫人请安,因为两人是叶老夫人赐下来的,所以,姚氏去给叶老夫人请安的时候,从不带她们过去。

两个通房丫鬟也就只有这个时候可以休息一下,赶紧吃点东西垫肚子,还要在姚氏从正院回来之前,抓紧时间倒夜香,把她屋里的床铺换好,然后等她从正院回来继续侍候她。

姚氏从正院回来以后,两个通房丫鬟就该打起精神,捏肩捶腿,端茶倒水,但凡哪里做得让姚氏不满意了,少不得就是一顿责罚。

到院子正中间跪瓦片是最常见的处罚手段。

中午姚氏小憩,两个通房丫鬟得跪在床榻前给她捶腿,侍候她歇息。

到了晚上,若是世子回来,歇在姚氏屋里,姚氏就会打发她们两个回屋呆着。

若是世子不回来,或者没有歇在姚氏屋里,那么,两个通房丫鬟也别想回屋,得顶替丫鬟守夜,留在外间侍候她。

姚氏一会儿要喝水,水倒来了,又说不想喝,一会儿说要起夜,等两个通房丫鬟赶紧披着袄子起来侍候她起夜,她说,她不想起夜了。

等两个通房丫鬟回去躺下,迷迷糊糊快睡着了,姚氏说自己腿有点酸,让人跪床榻前给她捶腿。

这一捶就是一个晚上,等到天快亮的时候姚氏这才大发慈悲,让两个通房丫头去外间歇一会儿。

两个通房丫头只觉得刚闭上眼睛,天就亮了,自然也就耽误了伺候姚氏起床的时间。

身为通房丫头,睡得比当家主母都晚,一顿罚自然是少不了的。

总之姚氏处罚起通房丫头来,有的是理由和手段,没过多久,原本两个水灵灵的美貌丫鬟,就被她搓磨的形销骨瘦,面无人色。

但凡看到她都觉得头皮发麻,只恨不得绕道走,原本想要飞上枝头变凤凰的上进心,差点被消磨的一干二净。

就这样过了一段时间以后,两个通房丫头的处境终于传到叶老夫人耳朵里。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