矮个儿男子一脸茫然,“什么毒人?”

看高个儿男子的神情,显然也不知道。

莫问见他们关键的事都不知道,眸中闪过一抹狠色。

矮个儿男子吓了一跳,忙道:“我也说,我们庄主的身份尊贵,他是当今皇上一母同胞的哥哥。”

莫问知道北陵皇上的同胞哥哥对皇位没兴趣,但好战,却痴迷用歪门邪道。

有北陵墨雪的例子在,为了战争,专门研究这么一帮怪物也没什么奇怪的。

高个儿男子却依然嘴硬,还摆出不屑的神情,“害怕了吧?即便是我们死了,你们也走不出北陵!我们北陵迟早要征服天下!”

“痴人说梦!”莫问冷哼了一声。

这北陵野心还不小,大溟的国力这么昌盛,景瑜只打算统一沧澜大陆,可没敢征服整个天下。

莫问又逼问出一些其他信息,就让人将二人结果了,去找东溟子煜复命。

上官若离呵呵冷笑,“就凭北陵这穷地方?还想做整个天下之主?”

他们一路行来,对北陵的国力也算是了解了,虽然没到原南云那般穷困,但百姓三餐不继的有的是。

莫问请示东溟子煜道:“主子,要不要咱们去把护龙山庄庄主给杀了?省的他继续作妖。”

东溟子煜道:“不用,他也就能鼓捣些毒药了,那些试验品和试验记录都让我们毁了。十几年的数据,靠脑子他记不住多少。”

上官若离笑道:“可不是,他现在一个实验还没成功呢,等他成事儿,黄瓜菜都凉了!”

东溟子煜下令道:“马上离开这儿,出发去西戎!”

……

北陵有这野心,就不会轻易答应大溟的条件,双方谈判崩裂,和平条约撕毁。

王丰率病将边境线往前推进了五十里,把白山圈进大溟的范围,但还没有攻占城池,以一条叫白江的大江为界,与北陵军队对峙。

双方已经到了剑拔弩张的时候,很多百姓已经开始准备躲避战乱了。

景瑜展开东溟子煜送回来的信件,打开看了看,然后在地图上标注什么。

景阳大步而来,见了,就问道:“皇兄,是父皇母后来信了吗?”

景瑜点头,“他们已经往西戎走了。”

景阳眼睛一亮,“那我们是不是要攻占北陵城池了?臣弟请命领兵去战场!”

景瑜知道他想一展抱负,原来他上战场,只能说是去历练,连个职位都没有,可以参与议事,也就旁听。

因为年龄小,武力值也不够,大多时候,还需要人保护。

现在不同了,过了年他就十二岁了,景瑜在这个年龄,都登基两年了。

景瑜想了想道:“这事不急。”

景阳却不赞同道:“现在我们的军队没有攻下城池,都在白江边搭帐篷驻扎。现在那边天气已经开始落雪了,气温再低会冻死人的。”

景瑜却不以为然道:“白江水流汹涌,江面宽阔,若是渡船,这么多军队总是不便,若是江面冻上……”

有当年东溟子煜和上官若离设计的雪橇和滑雪板,以及包围漠镇等几个城池的作战经验,雪地战一点压力也没有。

景阳小脸绷的紧紧的,“渡船确实有难度,而且江水冰冷,穿的又厚,落水就是死。可北方冬季严寒,哈气成冰,盖军营是来不及的,单薄的帐篷如何抵御风雪严寒?”

二十万大军,盖房子的话,工程太大。

景瑜道:“修建够十万人住的泥胚房子便可,一半人休息,一半人在防御战壕里守卫。将来攻入北陵,白江边也是要留军队守着的,浪费不了。”

北方的军营都是大通炕,一间屋子能睡很多人。

兄弟二人又凑过去看地图,东溟子煜把具有战略位置的地形侦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2页